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帆

春天永远在心里……

 
 
 

日志

 
 

一本适合所有人阅读的书:马文.柯林斯教学法(二)  

2017-05-04 16:49:42|  分类: 学习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开学的第二天,马文老师用英语给同学们讲了一个民间故事——《小红母鸡与麦粒》。她一直相信神话和寓言故事能有效地促进情绪、智力及社会经验的开发。马文老师大声朗读着,在各个角色间来回穿梭,变化着音调,变换着脸上的表情,大部分的学生都听得津津有味。
        
在第四轮的嘎嘎、吱吱及咕噜后,马文发现伯内特?米勒取下了她的盒式吊坠,将链条绕到自己的手指上,并做成了翻线戏的花样。
        “
你们来学校时便已知道怎样玩链条了。马文老师说。玩链条很容易学吧?将它放下,认真听我讲故事吧。我给你们读这个故事不是仅仅为了娱乐你们,我们也有东西要学的。从今往后,大家最好都能认真对待这样的课程,否则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将会是一团糟。
        
马文老师又补充道:孩子们,尽管有时我会矫正你们,会与你们有认识的分歧,但请你们记住,我永远是爱你们的。
        
马文接着讲完了她的故事。随后,她合上书,用一只手拿着,另一只手则举起来,挥舞着食指,就像音乐家的指挥棒。同学们对这故事的热情还未消散,大家开始热烈地讨论开来。
        “
大家觉得小红母鸡不把面包分给鸭子、老鼠和猪是对的吗?
        
同学们都一致地点头。
        “
为什么说它是对的呢?大家开始扭动,表现出坐立不安,却没有人自愿出来回答。不久后,孩子们将会很享受大量的师生对话,但到目前为止,这还仅是个令人不安的提议。来吧,来吧,马文说,我不会让你们变成只会做作业的傻子。你们不会只是在学校里粘东西、填充颜色或是画图。我们将会做一些关于思考的事。现在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认为小红母鸡是对的?
        “
它做了所有的事;其它动物都太懒了,教室后面传来了一个孩子的声音。
        “
它做了所有的什么?它做了所有的工作,是吗?它播种、收割、打谷,它将小麦搬到磨子前磨成面粉,还烤了面包。而其它的动物都很懒,不愿帮助小红母鸡做任何工作,它们只愿它吃面包。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道理?它教给了我们什么东西?如果我们不工作,我们便没有食物可吃。如果我们不工作,我们便没有什么?
        “
没有食物可吃,大家整齐地回答。众多的人数是一种安全保障:现在要让孩子们冒险说出自己的答案还是很难的。
        “
现在,如果我说我认为小红母鸡很自私,你们又会说什么?它应该与谷仓场院的动物们分享它的东西。你们觉得呢?
        “
,大家都在摇头。
        “
为什么不呢?难道大人们没有告诉你们应该与小伙伴们分享你们的玩具、饼干或是糖果吗?弗雷迪,你来说说看呢?
        “
这不一样,他说。
        “
是的,甜心,这是不一样。孩子们,请听我说,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想要成功,你们就要准确地讲话。我不想在教室里听到任何假大空的话,或是黑色英语中类似的东西。你们不能当自己仅仅是黑人孩子或贫民窟的小孩。你们必须成为这个世界的公民,就像苏格拉底那样。
        “
弗雷迪,现在你来告诉我,你为什么认为不愿共享其面包的小红母鸡的情况与常常受大人教导要与小伙伴分享玩具的孩子不同呢?
        “
小红母鸡很努力地工作才有了面包。
        “
很好,弗雷迪,你说得很对:小红母鸡挣得了这一切。这两种情况间没有任何可比性,这是不一样的两件事。你们都知道相同的这个词。现在让我们来学一个更高级的词:类似的——意思就是相同的、相似的。
假设我让一个孩子帮我做了一些杂务,之后我给了他一些糖果作为奖赏。随后仅仅因为你们说给我一些,他就必须与你们分享糖果吗?
        
大家又一次选择了摇头。
        “
当然不必。你们有权因为各自的工作及努力而得到奖赏,并且有权占有你们挣得的东西。你们不必在有人伸开手向你们索取的时候就施舍他们。今天向人索取的人,明日也还会如此。免费地给他一些东西并不能解决他的问题,必须让他学会自己解决问题。如果你告诉同学家庭作业的答案,你这是在帮他吗?不,你这是在误导他,让他不去学习如何自己寻找答案。
        “
所以,这个故事的意义是非常重要的。工作的人将会有很多食物,有好衣服,还有体面的住所。懒人只会永远伸着双手索取。你们可以选择、也有权选择你们想做什么样的人。
        
马文就是这样充分地达到了目的。老师必须要让学生产生学习的愿望。
        
马文最早的计划并不是成为一名老师。事实上一开始她也并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儿时,她也有许多短暂易逝的少女志向。有时她想要成为一个护士,但不久又会想要成为一名秘书。带着孩子的那股反复无常劲儿,她尝试了不少新事物——书中的一个人物或是杂志上的某张照片都可能改变其愿望。从这点上看,她同其他孩子并无多大区别。但把马文同她身边那些住黑人小木屋的孩子区别开来的是:在其他孩子选择顺从和妥协时,她始终怀抱着希望与理想。而这并不是受贫穷所迫:马文成长于富裕的环境,久居小城镇的纯朴的父亲一直对她宠爱有加。她一直享有着别人只能梦想的自由。

 

马文于1936831日生于阿拉巴马州的蒙罗维尔,该地位于莫比尔以北约50英里处。马文在大萧条时期中长大,尽管她还记得大人们讲当时的情况有多么艰难,并且家里也没有多少钱,但这些都未能真正影响到马文的生活。
        
马文的父亲亨利?耐特是蒙罗维尔最富有的黑人之一。马文家有六个卧室、白色的护墙楔形板,还有抛光木地板及买来的家具和东方的地毯。马文家的房子是黑人聚居的镇北部最好的房子之一。人们常开玩笑说,马文家的房子太漂亮了,所以在进去之前必须先脱鞋。马文的母亲贝西用有缎带、褶边的裙子及商店里买来的褶皱轻薄、背部系着铁链的服饰将马文打扮得如洋娃娃一般。由于看起来同其他的孩子很不一样,马文常常还遭到取笑——她的同学们大多穿的是他们的母亲亲手缝制的衣服,布料则来自马文父亲的杂货店里装25磅面粉的袋子。
      
  马文一家都是有决心之人,他们是实干家,也取得了不少成就。马文的外公威廉?内特斯曾整夜在田间劳作,日间则挨家挨户地去销售肉食。外公后来成为了镇上第一个拥有小汽车的黑人——一量曲柄发动的福特T型车,而当时周围的人使用的还是骡拉的马车。马文的爷爷老亨利?耐特有一家商店及几处房产,并靠着出租地产生活。爷爷是个有耐心而又节俭的人,他爱穿套装、打领带,带金表链,穿插得亮亮的皮鞋,一看就知道是个成功人士。小时候,马文总不明白为什么爷爷总是穿着节日的盛装。
        
马文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她最崇拜的便是自己的父亲。父亲一直是马文前进的动力,父女俩的关系非常特别。马文也很爱自己的母亲,但她们却不是特别亲近。母亲是个很古板的人,有许多死板的规矩,不像父亲那样常常拥抱或是亲吻孩子。母亲总是通过让马文迟到健康合理的食物及穿上合适的衣服来表达她对女儿的关爱。马文知道母亲爱她,但却从未听母亲这么讲过。成人后,马文认识到了大人公开表达对孩子的爱有多么重要,也认识到了敏感地关注孩子的感觉之重要性。不能同母亲敞开心扉地谈话,这让她觉得非常受挫——在她14岁以前,她是家里唯一的孩子,非常渴望有个可以说话的人。父亲总会在马文身边,她什么话都可以同父亲讲,即使是些愚蠢的想法,父亲也会很耐心地听。马文从来不必向父亲证明什么,她明白自己在父亲心中的位置。但马文向来都难以取悦自己的母亲:在母亲看来,女儿不是不够优雅就是行为不够端庄,并且还不够美丽。不到无从挑剔的时刻,父母们永远认识不到自己对孩子有多么苛刻。马文的父亲总是很支持她,不管马文的现实状况如何,父亲总是不断地告诉马文:你很聪明、很漂亮,也很特别,因此,马文一直都很有自信。然而,马文最终还是取得了超于预期的成功——她将这归因于她那说自己终将一无所成的母亲。
        
马文的父亲所受的学校教育仅止于小学四年级,但在马文看来,父亲却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做生意时很有直觉,也愿意冒险。在接管了父亲的杂货店之后,他成功地将这一资产扩大为上千英亩的养牛牧场及镇上的一个殡仪馆。他是个聪明的生意人,在他还没有足够的担保物时,他已能说服人们基于信念跟随着他。二战期间,每家杂货店都是商品稀缺,但马文的父亲与佛罗里达一家超市运营商A&P(大西洋与太平洋茶公司)达成了协议,这样他便能买到大量的商品,他也因此成为了当时阿拉巴马州唯一(即使包含进白人也是如此)有牛排、尼龙袜、巧克力及口香糖出售的商人。
        
蒙罗维尔的黑人团体独立存在于白人团体之外;在该地从商的黑人有着极大的影响力。由于马文的父亲是该地唯一的黑人企业家,也是唯一的黑人杂货店主,因此便成为了当地黑人社区的领袖。白皮肤的商人们很尊敬他;在黑人里,他尽管不是广受喜爱,却也是广受尊重。很多人都很嫉妒他。有时,人们会说他们不想再在亨利?耐特的店里购物,不想他变得更为富有;但会在没钱的时候来找亨利?耐特的也同样是这些人——因为他们知道亨利总会借给他们钱。
        
假使镇上有人惹了麻烦并被送进监狱,马文的父亲也会出面为其作保。不仅是黑人,就连一些在商业区拥有大商店的白人也会在天黑后溜进马文家,向亨利?耐特借钱。他们溜黑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与黑人有什么瓜葛,更不用说是借钱了。父亲并不会在这种时刻赶马文出去或是对她说这不关你的事之类的话,所以马文很早便知道,白人社会也并不是其他黑人孩子所认为的那样,是个明亮的天堂。
        
父亲一直像养儿子般地培养马文。关于这点,马文猜想主要是由于她总是跟着父亲的缘故。马文并没有多少同龄的朋友,因为不管是放学后还是假期里,其他的孩子都不得不去棉花地里工作。马文曾恳求父亲让她去棉花地里同别的孩子一起工作。父亲同意了;但马文却因此染上了重感冒。父亲于是说,她去摘两天棉花的挣的钱还不够用来看医生,这样,父亲便不让她再回去了。不过这样也好,反正那块地的工头也让马文别再回去了。他不喜欢马文那些妙主意,比如将石头放入棉花袋里或是连棉花蒴、棉花杆一起拔起,以增加棉花的重量。不过其他的孩子都很严肃地对待其工作——也因为他们并没有其它选择。
        
而马文常常与父亲待在一起的另一个原因则是母亲总爱把她赶出门。母亲是个挑剔的主妇,对那个很难处理的总爱泼洒或是弄碎东西的孩子很不耐烦。你就是个不能让屋子保持整洁的人,母亲告诉她。我到是真希望能活到你长大那天,因为那样我将能看到美洲兀鹰在你的屋子里飞。母亲没有教过马文做饭及缝补之类的事——她后来认识到这是个失误,因为在马文刚与克拉伦斯?科林斯结婚时,母亲不得不帮他们做饭及缝纫。有趣的是,马文竞继承了母亲的持家习惯,后来甚至发现自己也有许多相同的怪癖。
        
自八岁起,马文便会在天刚破晓时醒来,同父亲一起去杂物店开门营业。在去田间劳作前,镇上的人们会先来店里买面包。傍晚时分,马文会帮父亲一起结算当日的账目。马文负责清点一分和四分之一美元的硬币并将其裹起,再帮助父亲拖出空纸箱子和袋子以烧毁。有时,父女俩还会在这篝火旁烤土豆和热狗。当父亲在屋后的空地上屠宰母牛时,马文也总会在场,推开四肢倚在楝树延伸的树枝上。
        
有时,马文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幻想着去异域旅行;或是幻想着长大后与自己的孩子结为夫妻。尽管有些男孩子气——爬李树、楝树,扔硬硬的绿色浆果,在漆黑冰冷的岩洞间玩耍——但马文却一直很清楚她想要同奇基塔?丹尼斯或是弗雷内特?勒内这样让人心动的人物结婚生子。奇怪的是,马文最终只是给孩子们取了一些普通的名字——艾利克、帕特里克、辛西娅。
        
晚上,在所有的工作结束后,父亲会和马文坐在一起,女儿总会大声朗读《蒙哥马利广告报》、《莫比尔新闻》、《伊索寓言》或是诗集中的内容,直到母亲催促她上床睡觉。这时,马文总会想着之前阅读的内容入睡,并假想自己就是这些故事中的人物。
        
马文的父亲每年都会为自己的殡仪馆购置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一个周六,马文和父亲乘着新买的凯迪拉克穿过市镇广场时,看见一些黑人在消磨时光。父亲摇了摇头,说这些人看起来特别没有尊严。在父亲看到黑人妇女们头顶着白人家的衣物时,父亲总会说,即使我需要没日没夜地工作,也绝不会让我的家人替别人家洗衣物。
        
从马文七岁起,便开始在夏天同父亲一起出门买牛。他们每周会有一天要穿过阿拉巴马的黑人聚居区,从一个县到另一个县,穿过了布满一枝黄花和甘蔗的滚滚草原。有时,他们也会去蒙哥马利的牲口市场。
        
20世纪40年代,阿拉巴马州在牲口拍卖时会像其他场合一样实行种族隔离。尽管大家实在为同一头牲口竞价,但黑人和白人是坐在分开来的购买区的。马文就是在这样的种族主义环境下长大:别人会一直提醒着你是黑人这个事实,期待你能够知晓自己的位置。黑人只能使用分隔开来的饮水机及休息室。餐馆不会接待黑人;如果想要食物,他们只能去后窗购买。父亲总是对马文说,如果发现她去参观后面的柜台买东西,将会打得她皮开肉绽。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