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帆

春天永远在心里……

 
 
 

日志

 
 

一本适合所有人阅读的书:马文.科林斯教学法(五)  

2017-06-29 09:46:41|  分类: 学习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

马文.科林斯站在门廊上欢迎着学生,他们推推攘攘的走进教室。
“我喜欢你的外套”,她对其中一个男孩说道。
“你好,小宝贝,”她捏捏一个女孩的小下巴说,“是谁给你梳得漂亮的小辫子?”
一个男孩正推着前面的学生往前走,马文对他说:“你的鞋子多好看啊,快把鞋带系好,亲爱的,小心跌倒伤到你。”

马文每天都能找到一些事情来表扬每个孩子,即使那只是些小事,比如说他们袜子的颜色,一根新的铅笔,一个灿烂的微笑或者洗得干净的脖后根

孩子们争抢着坐到位子上,便开始翻开桌子,把午餐放在里面,拿出纸笔。坐在后面的四个男孩凑在一起讨论放学后的计划。前排的一个女孩还在梳头。马文走到黑板前,路过女孩的时候把她手中的梳子拿走了。


"亲爱的,放下梳子,你见过我在班上梳头么?像我一样做,我们不在公众场合梳头发。如果我进教室的时候拿着湿漉漉的毛巾洗脸,那会是什么样子呢?洗脸,刷牙,梳头是我们在私底下做的事情。”

马文环顾四周,看到大家都到了,便开始上课:“谁能告诉我什么是同音词?”

“第二次铃声还没有响呢”,杰罗姆埋怨道。
杰罗姆就像是一个小唠叨,总是提醒马文注意遵守规则,他会指出昨天的课上到哪里了,提醒马文收家庭作业,午餐前五分钟提示大家,并关照大家应该把自己的书本收好。

“难道你还需要铃声来告诉你的大脑开始工作?”马文问道。“曾经有个俄罗斯科学家叫帕夫洛夫(Pavlov),P-a-v-l-o-v."马文在黑板上写出这个名字,并标出短元音。”帕夫洛夫做了一个实验,每次要给狗喂东西时,他就会摇铃。很快,小狗就知道铃声响起时就会有东西吃了。小狗把铃声和食物联系在一起。小狗能做什么?它把铃声和食物‘联——系’(associated)在一起."

她把联系这个词的过去式associated写在黑板上,并标出音节划分。“associated 的原型是associate,a是中性元音,接着是长音o,长音e,长音a,组成associate,那么associate是什么意思呢?”

马文把这个问题留给杰罗姆。“宝贝儿,associate是什么意思?小狗把铃声和食物associate。铃声让小狗做了什么?小狗想怎么样?”

“小狗想好吃的,”杰罗姆回答。
“很好,associate意思就是一件事情让你想起另一件事情。associate,就是关联,联系的意思。比如说我们把万圣节和南瓜联系在一起,把圣诞老人和圣诞节联系在一起。”

“那么,帕夫洛夫博士的小狗把铃声和食物联系在一起,它就形成了一个习惯:当它听到铃声时,即使没有食物给它吃,它也会流口水。铃声一响起,小狗就表现出饥饿的感觉。杰罗姆,你可不需要一个铃铛来告诉你你饿了,不是么?当然你不需要。你很聪明,自己就可以感觉到,同样,你也不需要铃铛来告诉你什么时候开始思考。”

从新学期开始到现在,已经六个星期,马文的学生已经习惯于这样的“题外话”了。她从来不会斥责像杰罗姆这样调皮的言语。她把这当成一种测试,一个对自我的挑战。她相信自己可以把任何事物转换成学习的资源。

有个男孩课间休息出去的时候踢了同学一脚,他就得查出“踢”这个单词的词源,并在班上公布出来。当万达.路易斯在课堂上嚼着泡泡糖,而且吹出一个大泡泡糊满了下巴和鼻子时,马文就让她去查询泡泡糖的来历,并且告诉全班同学关于树胶和人心果的知识。这件事引起了学生们对植物、地理和国际贸易的一场讨论。马文告诉她的学生,人心果四季常青,这和落叶树比如加菲尔德公园里的枫树,橡树和榆树是不同的。因为常青树的叶子在秋天不会凋落。她拿出一张世界地图,给他们指出墨西哥,美洲中部和南美热带地区是人心果树生长的地方。她还继续解释这些国家会用树胶和美国交换他们没有的东西,这就叫我们所说的“出口”。

这是马文给学生上的非常典型的一课。只要能填充一个孩子的好奇心,没有什么是不相干的。

马文讲完了帕夫洛夫的故事,就立刻把孩子们转回到同音词的概念开始上课。

“同音词就像双胞胎,但是他们不是真正的双胞胎,”她说,“他们是一些读音相似但是元音和意思不同的单词。安东尼,用“大蒜”和“打算”造个句子。”

“打算下周做作业?”安东尼答道,他是一个安静的小男孩,那种在教室里很容易被忽视的小孩。

“造一个完整的句子,甜心。我们说话时都得用完整的句子。我打算下周做,做什么?“

”我打算下周做作业,可以么,马文太太?“,安东尼回答道。

”好,非常好。“

”科林斯太太,科林斯太太,“佛莱德.哈里斯一边喊一边尽量把他的手举得高高的,并从座位上弹起来:”我知道,我知道!”

“好的,佛莱德”马文说道,“你为什么不用‘大蒜’造句呢?”
“帕夫洛夫博士的狗爱吃大蒜。”佛莱德答道,并非常得意的坐下去。

“噢,你真是太聪明了,”马文告诉他。“我简直不敢相信之前都没有人说你是个多聪明的孩子。”

马文想帕夫洛夫的狗的故事已经深入人心了。这就是她的方法,尽可能多的整合信息,用那些人名、故事和名人轶事去充实孩子们的大脑,供他们以后引用。当然,孩子们记不住所有的东西,但是重要的是可以扩大知识面,而且有些人会沉迷其中的。

孩子们也学音标。每天,他们就像在朗诵瑜伽梵文,跟着马文老师,重复元音、辅音和复合辅音——br,bl,tw,spr.

利用一——二,一——二——三的节奏,他们学习五个长元音 a,e——i,o,u,朗读'大妈饿了就做鱼'。接下来他们会学短元音,马文发现这对黑人小孩来说尤其难发正确,她会编一些顺口溜来帮助学习。

为了把发音和拼写联系起来,马文在黑板上写下几个例子。

“长元音a对应的是ate,tail,may, straight, eight。”

学生们跟上顺口溜的节奏和动作,不久教室里就恢复了活泼的场面。唱诗歌般的声音起起伏伏,学生们都摇头晃脑,拍着手掌。这种激情迅速传播开来。

“Play andstay. Play andstay,”他们唱着,“
I see two vowels, one, two.
I see two vowels, one, two.
I see two vowels, and the sound is a, the word is play.”
按照这样的方法,他们学习了长元音,短元音,辅音,每个知识点都有相关联的儿歌。

Heart beat, heart beat, bh,bh, bh
Cracking nut, cracking nut, ck, ck,ck
Knock on the door, knock on the door, dh,dh, dh
Fighting cat, fight cat, fff, fff, fff
Croaking frog, croaking fro, gh, gh, gh
Running boy, running boy, huh, huh, huh

马文拍着手给他们打拍子,使孩子们的劲头得以持久。当他们完成后,马文表扬她的孩子们,并告诉他们,“如果你知道元音和辅音,你就可以拼写、朗读任何单词了。”

到11月,我看到Phonics方案开始起作用了。这是一种枯燥的,重复的教阅读的方法,对于我和孩子都是这样,但是它的教学效果是无可替代的。有节奏的打拍子可能会减少这种单调。不久,孩子们对元音和辅音的熟悉起来,就像他们熟悉电视广告歌曲或者史蒂夫.沃道尔最新专辑里的歌曲一样。不时的,我会听到学生们在午餐室和门廊上唱他们爵士版本的儿歌:
Cracking nut, cracking nut, ck, ck,ck
Buzzing bee, buzzing bee, zzz,zzz,zzz.

在班上,孩子们现在可以将元音和辅音组合,拼读出单词了。他们开始阅读,阅读课本是《阅读真有趣》,这是phonics教学法系列的第一本书,由Open Court 出版公司出版。德拉诺学校的上一任校长多年前就定了这本书,他鼓励老师们试用此书。大多数老师都退缩了,担心OpenCourt的书对孩子们来说太难了。新校长接任后,phonics的第一本读物就被束之高阁了。

我喜欢OpenCourt系列书籍,因为书里所选的诗歌和故事是兼顾了价值观和词汇的教育的。

say well and do well
end with the same letter
to say well is fine,
to do well is better.

就像McGuffey Reader,Open Court系列书远比“看,看,看着我”之类的书教的多。我的学生们浏览着那些诗歌,寓言和"迪克.怀廷顿和他的猫"这样的故事。我还在每天午餐后给他们朗读这些选集。他们都如饥似渴的吸收这些信息,就像他们要参加一个儿童版的学院保龄球比赛一样。他们知道魔鬼和精灵来自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鬼怪住在英格兰,妖精来自北欧的冰岛,魔怪是在法国找到的,吵闹鬼是生活在德国的爱吵的小精灵。他们知道了全世界有343个不同版本的灰姑娘的故事,第一个是来自公元340年的中国。

对于那些正在学习阅读的孩子来说,你给他什么样的书会决定他将来会读什么书。如果我们只给他们那些无聊的“迪克和简”故事,又怎么能激起他们将来阅读的兴趣呢?童话故事和寓言能够吊起孩子们阅读的胃口,也是一个启蒙文学的好方法。


在童话故事里,往往会有情节的冲突,真善美与假丑恶作斗争。我会教学生们分清主角和敌人。我还向他们指出在童话里往往有三个元素——三只熊,三只小猪,三个愿望,灰姑娘参加舞会的三个晚上。我解释道,三这个数字是泛指,代表很多事物,我常给他们举的例子就是:人的个性也有三部分——本我,自我和超我,本我就是一个人生而具有的样子,是我们没有开始学习之前的样子。自我是现在、当前的自己,是别人认为的我们自己。而超我是我们的意识,是我们认为应该成为的样子。

即使是孩子们也喜欢用这种方式分析故事,解开奥秘去探索这些东西是如何相处在一起的。孩子们还讲出了许多与三有关事物,比如棒球中三垒,一天三餐。他们在周围去搜寻与他们读到的知识有关的事物,这又引发了课堂讨论,而这正是上课的核心与关键。我告诉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而且每个人的观点都很重要。我不会告诉他们该思考什么,而是努力教他们如何思考。在这些讨论中,提出一个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一个能激发他们的进行批判性思考的问题是非常有用的。比如说金发姑娘可不可以不经允许就进入三只小熊家?她破坏了小熊的床还吃了他们的东西,她做的对么?

为了放松他们的大脑,我会让他们做热身运动。比如说,在数学课上,我会问“如果我用三分钟可以煮熟一个鸡蛋,那么我煮两个鸡蛋要多长时间呢?”
“我们还没有学倍数呢”,经常有人会站起来说。
有的学生则会试探着说:“要用双倍的时间。”

我告诉他们:“如果那样就会把鸡蛋煮老了,好好想想。如果我把一个鸡蛋放进水里,再把水煮沸,和我放两个鸡蛋在里面不是一样么?难道不是同样的时间就可以煮熟两个鸡蛋了么?”这类问题目的就是让学生们去思考,我们不仅可以利用课本知识,还有生活中的实际问题。有时,我会故意把有些情节略过,提出一些不完整的问题。我这样做是要教会学生怎样去评估信息,让他们意识到不是每个问题都有答案。他们最终会告诉我情节和信息不完整。

马文的学生取得了明显的进步,有一天,他们在讨论《杰克和豌豆茎》(是一个童话故事,一个小男孩顺着豌豆藤爬上城堡和妖怪作斗争,最后得到金蛋的故事)。

“杰克怎么样?“马文问道,”你们认为杰克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
”那个杰克啊,他肯定是个白痴“,克里斯说道。
”对——“佛莱德笑着说,”“惹恼了那个大家伙,他死定了。”
“那么,你们认为他不应该找机会爬到那个巨大的城堡上,对么?”马文问道。
“我认为他应该去,因为他找回了他的爸爸和爸爸的东西,”伯纳特回答。
“切,他想的是要去清理那些东西”佛莱德争辩着说。“他怎么能肯定那些钱和要下蛋的母鸡他爸爸的是?”

“你应该说是他爸爸的”,马文纠正道。
“是的,是他爸爸的。”
“他不是个好孩子”,杰罗姆坐回到他的位子上,把胳膊叉在胸前说道。“他就是太懒了。他不想干活,你瞧,他就想投机取巧,像您平时告诉我们的,马文太太,他就是想坐享其成。”

“他向那个女魔怪讨吃的”,安东尼自言自语道,一秒钟之后他似乎才发现自己是在班上回答了一个问题。
”安东尼,我们不是变聪明了么?“马文鼓励说。
“切,我还是认为杰克很蠢,”克里斯嚷道,他对其他人的观点一直摇头。“他不应该听到有个家伙说这是魔豆,就拿奶牛去换,他应该让那个家伙给他演示一下魔豆的魔力。伙计,杰克还要嫩了点儿!”
克里斯引发了这个故事的另一个争论焦点。场面已经没法控制了。

当所有的鼓舞、激发、吸引开始生效时,只有勇于奉献的老师才能领悟真谛。马文看着孩子们如饥似渴的求知欲,她回想起她是经过了那么长时间才让他们像这样尽情发挥。在第一天上课时,孩子们都是板着脸,毫无生气,沮丧的样子。现在他们是如此充满激情。
“我不知道Peter给我做了什么样的计划,”她说,“但是你们这群孩子让我在人间感受到了天堂。”

*     *     *

很自然的,我这这种乐观的目标就是要让孩子们认识到教育的本质,这样他们就会为了学习而学习。他们会变成这样的,他们只有七八岁,尽管我没有物质奖励给他们,但是我坚信,每天对他们的每个任务进行表扬是主要的激励方式。但是,时不时的,如果能主动给他们提供应得的奖励,也绝不会伤害到他们。

我的学生学习一直很努力,所以我会安排他们去附近一个快餐店参观。我们要学一堂科学课,讲人类是如何获取食物的,而这次旅行正好符合这个主题。餐馆老板也同意,让孩子们参观餐馆的后堂工作,展示食物是怎么准备好的,业务是怎么进行的,并且提供午餐。我早就取得了校长的同意,他认为这是个好主意。“那些小孩老是吃那些垃圾食品,”他笑着说。“他们或许有机会看到那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

这个法式餐馆请了一个小丑来做宣传,在早上11点,小丑把孩子们领进餐馆。他们离开德拉诺后就一直在叽叽喳喳,虽然他们也努力在保持绅士、淑女的风度。因为我一直在提醒说他们是学校的文明大使,必须好好表现,他们才将这种吵嚷和推挤限制到最小程度。

就在我们的队伍刚要转弯时,校长急匆匆的冲进人行道,让我停下。边说边裹紧他的夹克以免敞开,他看上去非常不正常。

“马文,你不能去”,他气喘吁吁地说,“你得把班级带回教学楼。许多老师来我这里找麻烦,他们对我让你出去的事情很不满。”

“但是,您已经允许了呀”,我说。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没想到引起这这么大的麻烦。”

“看看这些孩子,看看他们多门兴奋。我这样会让他们失望的。如果你答应了孩子们,你就得说话算话,或者当初就不要答应。”

所以,我还是和学生们去了餐馆,我必须信守诺言。校长回去了,他说他没有允许我带学生出去。从那时开始,我公开向老师们宣战了。

有人开始传谣言说我体罚学生。我给二年级学生上恐龙这一单元时,我把学生们的试卷贴在教室外的公告板上,有一些老师就谣传这是我自己写的。他们认为自己班的学生还在基础阅读的13个新单词纠结时,我的学生是不可能写出雷龙和霸王龙的知识的。

这种骚扰越来越多。我两次在邮箱里找到了讨厌我的纸条,上面写着:“你以为你很厉害,我们认为你一文不值。”落款是你的同事。

有几天,我站在黑板前都觉得头晕。我开始失眠。似乎有一股压力冲到头顶,有时我会突然窒息,我觉得我快要死了。

我花了好多时间想,如果我放弃教书会怎样。我知道我还能找其他工作。即使有这份教师的薪水,我们也过得紧紧巴巴。艾瑞克、帕特瑞克和辛迪的夏令营和私人学校费用得花去很多钱。像以前一样,克拉伦斯得做两份工作,凌晨2点就得起床去一个建筑工地搅水泥,接着就去Sunbeam正常上班。在周六,我得打出一些医学报告来挣点小钱。如果把艾瑞克送到德拉诺小学读书,日子可能会容易些,但是在他到了上学的年龄时,我已经在德拉诺教了4念的书,我知道这样的学校是不能给孩子提供我想要的那种教育的。

我肯定除了教书还有其他工作可以做。我考虑过找一个坐办公室的工作,在出版社或者给某份报纸写文章。我写信向他们询问,但是徒劳。每次我想出一个出路,脑袋里就有一个强烈声音——我不能扔下班上的孩子们,不能在学期未结束就扔下他们。他们才刚有起色,继续坚持对孩子们来说如此重要。

我想我不能再承受这样的紧张局势。我厌倦了没人和我说话,我厌倦了整个世界都讨厌我。于是,当圣诞节假期来临时,我非常高兴。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