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帆

春天永远在心里……

 
 
 

日志

 
 

【转载】“态度决定一切”? ——分析教育哲学视角的审视  

2017-02-17 15:22:26|  分类: 教育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态度决定一切”? ——分析教育哲学视角的审视

现代教育科学高教研究  

“态度决定一切”? ——分析教育哲学视角的审视 - 思想家 - 教育科研博客

  ▲樊改霞

摘 要:从分析教育哲学的视角,解读“态度”及其相关概念,分析态度的内涵、结构、影响因素,态度的形成过程和改变过程、态度与行为之间的关系,以及学习态度与学习行为、学习态度与学业成就之间的关系,从而厘清类似“态度决定一切”口号的积极意义和消极意义,理性审视教育活动中“态度决定一切”的教育口号,以期对科学的教育教学活动的开展有所启发。

关键词:态度;行为;分析教育哲学

基金项目:2011年度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11XMZ065)

作者简介:樊改霞(1976--),女,甘肃临洮人,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教育学博士,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教育学原理;陈祖鹏(1991--),男,湖北当阳人,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研究生,研究方向教育学原理。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在当前的教育活动中,有关“态度”的口号经常被教师用来强调学生学习态度的重要性或说明学生学业成就优劣的原因,如“态度决定一切”、“态度决定高度”、“态度决定行为”等。不可否认,在教育领域中,态度对学生的学习行为和学业成就确有重要影响,但若将一切积极或消极的学习行为、优秀或不良的学业成就都归因于态度问题,不无武断和偏颇之处。

本文基于分析教育哲学的视角,运用逻辑方法和语言分析方法来澄清一些基本概念以及概念之间的相互关系,以达到“清思”的目的。所谓“清思”,即强调用逻辑探究的方法分析概念、命题及问题,澄清知识和概念的语言含义,用清晰的概念代替混乱的思想,并说明这些概念的正确使用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从分析教育哲学的视角辨析态度及其相关概念,分析态度与行为、学习态度与学习行为、学习态度与学业成就之间的关系,理性审视“态度决定一切”口号的积极意义和消极意义,有助于教师理性反思教育活动中不恰当的教育教学行为,有助于教师正确看待学生的成长、转变教育教学方法,有助于教育活动的科学开展和学生身心的健康发展。

一、“态度”相关概念辨析

(一)态度

根据词源学,英语中的“态度“一词源于拉丁语Aptus,其含义一般包括两种:一是“适合”或“适应”,指行为的主观的或心理的准备状态。二是指在艺术领域中雕塑或绘画人物的外在和可见的姿态。[1]而在汉语中,“态度”一词出现较早。首先,态度是指人的举止神情。《荀子·修身》:“容貌、态度、进退、趋行,由礼则雅,不由礼则夷固僻违,庸众而野。”《吕氏春秋·去尤》:“人有亡鈇者,意其邻之子,视其行步,窃鈇也;颜色,窃鈇也;言语,窃鈇也;动作态度无为而不窃鈇也。”唐陆龟蒙《送侯道士还太白山序》:“侯生甞应举,名彤,作七言诗,甚有态度。”其次,态度也指对人或事的看法在其言行中的表现。宋邵雍《知人吟》:“事到急时观态度,人于危处露肝脾。”在《辞海》中对态度的解释有两层含义:一是指神情,即言行举止所表现的神态;二是对人或事的看法在言行中的表现,如政治态度等。[2]可见,古代语言体系中的态度基本上有两种含义,一是指人或物的神情姿态,二是对人或事的看法。在现代语言词汇中,“态度”被用来指示一种社会生活中常见的心理现象。态度在社会心理学诸多领域的研究中具有很长的历史,但至今为止对态度的定义不下几十种。美国社会心理学的奠基人奥尔波特(G·W·Allport)认为,态度是这样一种心理的神经的准备状态,它由经验予以体制化,并对个人心理的所有反应起指导性的或动力性的影响作用。这一定义强调态度的行为意向方面,曾被视为态度的经典定义。其他代表性的定义或强调态度的认知成分,或偏重于态度的情感成分。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弗里德曼(G·Fridman)把认知、情感和行为平行地纳入到态度的定义中,认为“态度对任何给定的客观对象、思想或人,都是具有认识的成分、表达成分和行为倾向的持久体系”。[3]这是当前社会心理学界所主要采用的定义。这一定义一方面强调了态度的组成部分,即认知、情感和行为三种成分,另一方面也强调了态度的特性,即态度是一种持久的稳定的心理倾向。

本文采用弗里德曼对态度的定义,认为态度是个体对某一特定事物、观念或他人稳固的心理倾向,由认知、情感和行为倾向三个成分构成。

(二)态度及其与行为关系的辨析

教育活动中对学习态度与学习行为、学习态度与学业成就关系的曲解,事实上是对态度的成分、态度的形成和改变等问题认识不清,是对态度和行为的关系认识不清。因此,在具体分析“态度决定一切”“态度决定高度”等口号对教育活动的积极意义和消极意义之前,有必要先对这些问题进行系统分析。态度的成分、形成过程和改变过程以及影响态度的因素,都与行为的产生有着复杂的关系。态度的成分之间是什么关系?态度是如何形成和改变的?态度与行为之间是什么关系?在什么情况下态度才能预测行为?这些问题都是需要辨析的主题。

1.态度的成分及其相互关系

态度包含认知、情感和行为倾向三种成分,态度是三者综合作用下的产物,但各自发挥的作用不同。态度中的认知成分是指人们对外界对象的心理印象,包括有关的事实、知识和信念,认知成分是态度其余部分的基础;情感成分是指人们对态度对象肯定或否定的评价以及由此引发的情绪情感,情感成分是态度的核心和关键,情感既影响认知成分,也影响行为倾向成分;行为倾向成分是指人们对态度对象所预备采取的反应,它具有准备性质,行为倾向成分会影响到人们对态度对象的反应,但它不等于外显行为。[4]关于态度三种成分间的关系,情感和行为倾向的相关程度高于认知与情感和认知与行为倾向的相关程度。但这并不意味着态度单纯是情感的反应,而是兼具认知和情感因素的综合反应。一切态度的反应即便看起来是情感的反应,其也必定有认知成分参加。[5]一般来说,态度构成的三种成分之间是协调一致的,即使出现矛盾,个体也会采取一定的方法进行化解。但在现实的生活中,三者之间的关系并不如此简单,仍然存在一定程度上的不一致。通过对“态度”构成的成分可以发现,态度的三种成分之间关系较为复杂,引申到学校乃至学生身上,说明学生对学习的认知态度确实非常重要,对学习的认知态度(即认识到学习或知识的重要性)是对学习的情感态度和行为倾向态度的基础。但学习态度并不仅仅是学生对学习或知识认知层面上的单一反应,学生对学习的认知态度并不一定导致学生的行为倾向态度,进而导致其学习行为的发生。情感成分作为态度的关键和核心成分,往往与认知成分综合起来形成态度反应。在现实的教育活动中,学生对学习的认知态度、情感态度和行为倾向态度并不是完全一致的理想化状态,对学习认知态度水平高的学生未必对学习的情感态度也高。

2.态度的形成和改变

态度的形成受环境因素(包括社会环境、家庭环境、同伴和团体的影响)和个体的学习(包括联想学习、强化学习、模仿和观察学习)两方面的影响,态度的改变有劝说宣传法、角色扮演法、团体影响法、活动参与法等。[6]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斯蒂芬·弗兰佐在《社会心理学》中进行了系统分析,指出“简单暴露效应理论”和经典条件作用认为某些态度可以由简单的情绪机制形成,而操作条件作用和自我知觉理论则认为某些态度通过行为的完成而形成,功能取向理论则认为个体怀有某种态度是为了满足需要,当需要发生改变时,态度也会发生变化。总之,研究者们关于态度形成的原因莫衷一是,影响态度形成的因素较为复杂。关于态度的改变,最著名的理论是由科尔曼在(H.Kelman)1961年提出的三阶段理论,他认为一个人态度的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而要经过服从、认同、内化三个阶段。[7]人们为了达到某种精神或物质上的满足或为了避免惩罚而表现出来的行为叫做服从。服从是个体表面上的态度行为,并非出自个体的内心意愿。如学校中儿童为了避免老师的惩罚而循规蹈矩就是一种服从行为。认同是指个体自愿接受他人的观点、行为等,并有意无意地模仿他人,使自己的态度和他人相一致。内化是指个体完全接受并从内心相信他人的观点,态度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内化意味着某一观点、态度已完全纳入到某人的价值体系中去了。与认同阶段不同,内化阶段个体不再需要他人作为榜样。内化意味着态度的改变已经完成。

3.态度和行为之间的关系

美国心理学教授戴维·迈尔斯在《社会心理学》中以专章对态度和行为的关系进行了分析,发现个体的态度和行为受很多因素的影响,态度不能很好地预测行为,从态度到行为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8]“态度决定行为”是我们生活中常用的口头禅,但诸多心理学家的研究对此提出了挑战。一个著名的态度和行为相分离例子就是丹尼尔·巴特森等人所说的“道德伪善”(表现出道德水准,但实际上拒绝付出任何代价)。戴维·迈尔斯指出,“流行的大众观点强调态度对行为的影响作用,但令人惊讶的是,态度——通常被认为是对一些事物或人的感情——经常不能很好地预测行为。并且,改变人们的态度很显然不能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人们的行为。这让社会心理学家基于寻找我们经常言行不一的原因。最终得出的答案是:我们所表露的态度和做出的行为各自受许多因素的影响。”研究还发现,在下述情况下,我们的态度能预测我们的行为:(1)其他因素的影响最小化;(2)态度是针对具体行为的;(3)当我们清楚地意识到态度是强有力的时候。[9]另外,也有研究发现,从态度预测行为受到以下因素的影响:(1)态度的特殊性水平。态度的特殊性水平越高,其预测行为就越准确。也就是说,当态度指向一般群体时,通过态度预测行为的准确度低;当态度指向特殊个体时,态度预测行为准确度高。(2)时间因素。一般而言,在态度测量与行为发生之间的时间间隔越长,偶然事件改变态度和行为之间关系的可能性越大。(3)自我意识。内在自我意识较高的人较为关注自身的行为标准,用其态度预测行为有较高的效度;而公共自我意识高的人比较关注外在的行为标准,难以用他们的态度对其行为加以预测。(4)态度强度。与弱的态度相比,强烈的态度对行为的决定作用更大。研究表明,简单获得更多的态度对象的信息,就常常足以加强人们的态度。(5)态度的可接近性。态度的可接近性是指态度被意识到的程度。越容易意识到的态度,对我们来说它的可接近性就越大,就越容易在意识不到的情况下自己被激发出来。此外,行为的主动性水平、心境和情景也是影响因素。[10]

关于态度能否决定行为的争论,最著名的就是马丁·菲什本(Martin Fishbein)和埃塞克·阿齐兹(Icek Ajzen)提出的计划行为理论(Theory of Planned action)。该理论认为人们会在行动之前对行为的结果加以理性思考。换句话说,行为是有目的地为了获得某种结果。根据这种视角,行为最直接的原因不是态度,而是行为意图,即有意识地采取某种行动。该理论认为除了态度之外,行为意图还受主观规范(subjectve norms)和行为可控性感知(perceived behavioral control)所决定。[11]主观规范是一个人对他人是否会赞同某特定行为的判断。当人们认为某一行为会得到他人的肯定时,他们就会把做出这一行为的意图增强,反之亦然。行为可控性感知是指某人对完成某行为有多容易或多困难的感知。当人们认为对某行为可控性较大时,他们的行为意图就会升高,反之亦然。可见,行为不仅受态度的影响,也受主体规范和行为可控性感知的影响。计划行为理论也招致了一些批评,一方面其对行为意图的强调使得它忽略了一个事实,即人类的行为有时候是自发的、无意识的,这说明行为不一定是行为意图的结果。另一方面,计划行为理论也法无解释习惯这种相对“无心的”行为。习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计划或有意识的打算,但同样导致了行为的发生。此外,对计划行为理论的批判来自于内隐态度和外显态度的区分,认为计划行为理论只能解释外显态度。[12]内隐态度是指自动从记忆中激发出来的、经常被人们意识不到的一种态度,外显态度是指人们在有意识的状况下持有的一种态度。这就意味着个体可能拥有双重态度,即对某事物同时拥有矛盾的内隐和外显态度。那么什么时候外显态度能预测行为,什么时候内隐态度能预测行为呢?有研究者指出,“当奖励或社会规范明显时,外显态度基本上可以预测行为,而当缺乏这些情景因素,个体可以自主,或更无心地行动时,内隐态度则是行为更好的预测者”[13]总之,态度并不是导致行为的唯一因素,行为有时候可能根本不受态度的影响而是其他因素(如习惯)下的结果。态度也有外显和内隐之分,很多情况下人们表面上的外显态度与内隐态度是矛盾的。可见,计划行为理论认为行为最直接的原因不是态度,而是行为意图,该理论的批评者则认为有时候行为仅仅是习惯等无心的行为的产物,或认为态度有外显态度和内隐态度之分,有时候行为仅仅是外显态度下的产物。

总之,态度并不是认知、情感或行为倾向某一成分影响下的结果,而是三者综合作用下的产物,且在考虑到认知成分的基础性作用上,情感成分与行为倾向成分的关系更为显著。这说明仅仅强调认知并不能导致态度的形成,态度成分之间的不协调更深刻地影响着行为的发生及其效果。另外,态度的形成受多种因素的影响,态度的改变要经过服从、认同和内化三个阶段。这说明态度的形成和改变并不是简单的过程,当下的教育活动中往往存在把态度的形成和改变过程简单化的倾向。此外,态度和行为并不是简单的因果关系,“态度决定行为”的说法受到了心理学家的普遍质疑。态度并不能很好地预测行为,从态度到行为受多种因素的影响,而且有研究证明在某些情况下行为可能根本不受态度的影响,而是其他因素(如习惯)下的产物。

二、 “态度决定一切”:分析教育哲学的审视

(一) “态度决定一切”的积极意义

智力因素和非智力因素是影响学生学习成绩的两大因素,已被国内外诸多研究证明。学习态度是影响学生学习成绩的非智力因素之一,学习态度与学习成绩成正相关,逐渐得到了相关研究者的认同。正因如此,在现实的教育活动中,学习态度得到了广大一线教师的重视,“态度决定一切”、“态度决定高度”、“态度决定行为”等口号成为众多教师强调学习态度重要性或评价学生学业成就原因时的口头禅。前苏联教育家斯卡特金肯定地指出:“教学效果基本上取决于学习态度。”

不可否认,学习态度确实能对学生的学业成就有着重要的影响。美国心理学家迈尔提出了一个工作成绩公式:工作成绩=动机(态度)×能力。根据这一原理可以我们得到学习成绩=学习态度×学习能力。因此,在学习能力相同或大致相当的情况下,学习态度与学习成绩是正比例正关系,科学的学习态度会导致良好的学习成绩。Kush and Watkins(2005)也发现随着学习者年龄的增长,态度和成绩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14]在学生的智力水平相同或差别不大的情况下,学生积极的学习态度或消极的学习态度下的学业成绩有着显著差异。有学者探讨了学习态度和学业成绩之间的关系,发现学习态度和学习成绩之间具有显著的正相关关系。[15]也有学者以大学生的学习考勤记录与课堂提问成绩作为其平时成绩的方法,对学习态度与学习成绩的相关进行了初步的研究和探讨,结果表明:由学习考勤记录与课堂提问成绩组成的平时成绩与学习总成绩呈现极其显著的相关,证明学习态度对学习成绩具有重要的影响,能在一定程度上对后者进行预测。[16]也有学者通过实证分析发现,科学的学习态度,包括习惯于边上课边思考;平时一贯积极、主动、认真的学习表现;喜欢所学专业;诚信的考试态度;积极参加课堂交流或讨论,能够有效地提高学习成绩。[17]可见,科学的学习态度对学生的学业成绩确有正面的积极影响,对学习态度的强调有助于学生采取更积极的学习行为以获得更好的学业成绩。

(二)“态度决定一切”的消极意义

对学习态度和学习成绩正相关关系的强调本无可厚非,但现实的教育活动中,一方面教师对态度的内涵、结构、形成和改变过程等因素认识不清,没有让学生形成科学的学习态度;另一方面存在把态度与学习行为、学业成绩之间的相关关系曲解为因果关系的绝对化倾向,这就使得对态度的强调产生了消极意义。

首先,教师对态度以及态度与行为的关系等问题认识不清,其对态度的曲解使得学生没有产生科学的学习态度。强调态度决定一切,使得教师仅仅看到了态度中认知成分的重要性,忽视了情感和行为倾向成分。事实上,情感成分在态度形成过程中具有关键作用。有学者分析了学习态度的认知态度、情感态度和行为态度三种成分与学生学习行为的相关性,发现影响学习行为最主要的因素不是认知,而是意向和情感。[18]也就是说,要使学生真正形成对学习的积极态度,关键在于使学生产生对学习的愉悦体验和和强烈的投入意愿。在现实教育活动中,教师想当然地认为学生只要认识到了学习的重要性,其学习行为自然会得到改变,学习成绩自然就能得到提高。但事实上只有态度的成分之间协调一致,态度才能更好地预测行为。态度改变三阶段理论也说明,态度的改变是一个从服从到认同再到内化的过程,只有达到内化阶段时才真正得以改变,仅仅达到“口服心不服”的服从阶段以及模仿他人的认同阶段,态度就会缺乏内在的精神动力。在当前的教育活动中,教师往往重视口头宣扬的形式使学生对其观点服从以及发挥榜样的模范作用,相对缺乏对学生学习态度内化的考虑。如果学生的学习态度仅仅停留在服从或认同阶段,他们内在的学习动力就得不到充分的激发,他们的学习行为就可能是消极被动的或一味模仿的,缺乏学习的主观能动性,就达不到良好的学习效果。

其次,关于学习态度和学业成绩的关系,现实的教育活动中某些教师过分强调态度的作用,似乎认为良好的学习态度必然导致良好的学业成绩。然而诸多研究表明二者只存在显著的相关关系、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有学者通过研究指出,学习焦虑、学习态度和投入动机三个因素均影响学习成绩,其中学习焦虑和投入动机可直接影响学习成绩,而学习态度则通过学习焦虑或投入动机间接影响学习成绩。[19]可见学习态度并不能直接影响学业成绩。

最后,教师对学习态度的过分强调忽略了影响学生学业成绩的其他重要因素。我们知道,一个人的发展水平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下的产物。一方面,学生的天资是影响学生发展水平的先天因素。如果学生的天资不同,那么教育的作用可能受到极大的限制。先天因素显然不是个体发展水平的决定性因素,我们不能否定教育在人发展中的关键性作用,但只有在学生的智力水平相同或相似的情况下强调学习态度对学业成绩的积极影响时才有意义。患有智力障碍的学生可能即使态度如何科学也无法与智力正常的学生在学习成绩方面相提并论。另外,加德纳的多元智能理论表明人具有语言、数理逻辑、音乐、空间、身体、人际交往等9种智能,每个人在这9种智能的水平高低不一,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人的智力结构。可见,人的智能表现在多方面,学习态度确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学生某一方面的智能,但其作用并非是无限的。另一方面,学生的发展水平也受环境的影响,其中教育尤其是学校教育是影响学生发展水平的关键因素。学校环境、师资水平、教学方式、课程内容等因素,对学生的发展水平有着重大的影响。当然,除学校教育之外的其他社会因素,如家庭教育、社会文化、自然环境等,都是影响学生发展的外部环境。此外,学生的主观能动性是影响学生发展水平的内部因素。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主观能动性是学生能否取得良好发展的重要因素。主观能动性高的学生往往能积极主动地、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活动中去,与主观能动性弱的学生相比,获得的发展较为明显。学习态度作为一种非智力因素,确实对学生的学习行为和学业成就具有重要影响,但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包括学生的学习态度、学习兴趣等方面,过分强调学习态度就忽视了主观能动性的其他方面。

可见,对态度的内涵、结构等因素认识不清、对态度和行为的关系理解片面导致教师对学习态度与学习行为、学业成绩的关系理解片面,没有正确认识态度与行为的关系,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影响学习行为、学业成绩的其他重要因素,存在以偏概全的嫌疑。因此,“态度决定一切”等把态度和行为、学习态度与学习行为、学习态度与学业成绩的关系绝对化的教育口号是值得商榷的。

三、理性审视“态度决定一切”的教育口号

通过对态度的内涵、结构、形成过程和改变过程以及态度与行为关系的梳理,不难看出,学习态度对学习行为、学业成绩确实存在积极的影响,但并不存在必然的联系,从态度到行为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对态度及其与行为关系的分析,并不是否定态度对行为具有强大的积极影响。事实上,在学校教育活动中,养成科学的学习态度对改变学习行为、提升学业成绩确有重要作用,但现实的教育活动中学生的学习态度与学习行为、学业成就之间的不一致值得我们反思。态度是认知、情感和行为倾向三种成分综合作用下的产物,且认知成分在态度形成中的基础性作用至关重要,但把学习态度绝对化为对学习或知识的认知态度,就忽略了情感成分和行为倾向成分,使得学习态度三种成分之间不一致、不协调。这种不一致、不协调的学习态度显然是不科学的,不利于激发学生积极的学习行为和产生良好的学业成就。此外,把学习行为和学业成就绝对化为学习态度的结果,也有以偏概全之嫌。教育活动是一种复杂的活动,其结果受学生的天资、环境(尤其是学校教育)和个体主观能动性的影响。态度作为一种内在的心理倾向,属于主观能动性的一部分,仅仅强调这一部分是不够的。在学校教育活动中,类似“态度决定一切”的口号未免存在把学业成就的好坏全部归于学习态度的嫌疑,而忽视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逃避了学校和教师的教育教学水平、教学技巧、教学方法的重要作用。

在学校教育活动中,提倡学习态度对学习行为和学业成就正面的积极影响无可厚非,但需要采用科学的方法。首先,态度的认知、情感和行为三种成分要协调一致。学校不但要让学生在认知上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也要让学生在情感爱上学习、产生对学习的兴趣。只有态度中的认知、情感和行为倾向三种成分协调一致时,态度才可能对行为产生积极作用。认知是态度的基础,情感是态度的关键。只有在不但观念上认识到了而且情感上产生需要了,真正的学习行为才可能发生。其次,关注态度形成和改变的阶段过程,让学生的学习态度从服从走向认同、从认同走向同化,内化于心的学习态度才是教学和学习需要的态度,才能激发学生发自内心的学习行为。再次,应发挥除态度之外影响学习行为或学业成就因素的作用。要从学校教育本身找原因,提高学校本身的教育教学质量。然后,关注从态度预测行为过程中的中间因素。态度的特殊性水平、时间因素、自我意识、态度强度、态度的可接近性、心境、情景等,都是从态度到行为过程中的影响因素。因此,教师要善于利用其中可利用的因素,如尽可能安排具体的、操作性强的学习任务、提高学生内在的自我意识、创设积极活泼的教学情境和学习氛围等。最后,应发挥习惯、无意识的行为等其他因素的重要作用。特别要指出的是,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戴维·迈尔斯在研究态度和行为的关系时,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行为决定态度”,并对其进行了论证。“态度—依从—行为法则为我们的生活上了有意义的一课:如果我们想要在某个重要的方面改变自己,最好不要等待顿悟或灵感。”[23]哲学心理学家在一个世纪之前也提出了同样的观点:“没有反应就没有接受,没有相关的表达就不会产生印象——这是教师应该牢记的最伟大的格言。”可见,教师若想塑造学生积极的学习态度,不如让他们首先投入到学习活动中去。行为对态度的反作用也许会加快学习态度的转变,进而反过来促进了积极学习行为的发生。

参考文献:

[1][3][5][6][8][9][10]全国13所高等院校《社会心理学》编写组.社会心理学[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08:135、136、139、138、138、152、146.

[2]辞海.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0:646.

[4][19]李小平,郭江澜.学习态度与学习行为的相关性研究[J].心理与行为研究,2005,3(4):265、267.

[7][13]侯玉波.社会心理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113、114.

[8][9][11][美]戴维·迈尔斯著.张智勇,乐国安,侯玉波等译.社会心理学[M].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06:98、102、120.

[12][15][16][美]斯蒂芬·弗兰佐著.葛鉴桥,陈侠,胡军生等译.社会心理学[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160、163、165.

[14]Kush, J. C.,Watkins,M.W.and Brookhart,S,M.,The temporal interactive influence of reading achievement and reading attitude[J], Educational Research and Evaluation, 2005,(11):29-44.

[17][20]王爱平,车宏生.学习焦虑、学习态度和投入动机与学业成绩关系的研究——关于“心理统计学”学习经验的调查[J].心理发展与教育,2005,(1):59、59.

[18]殷雷.学习态度与学习成绩的相关研究——以学习考勤记录与课堂提问成绩作为学生平时成绩的初步探讨[J].心理科学,2008,31(6):1471-1473.

[19]张志红、耿兰芳.学习态度对大学生学习成绩影响的实证分析[J].中国大学教学,2009,(10):87-89.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